專家觀點

萬寶瑞:探索有效提升農業綜合生產能力的根本途徑

  • 文章來源: | 
  • 作者: | 
  • 發布時間:2013-04-23 | 
  • 點擊數: 次 | 
  •     

萬寶瑞
農業部原常務副部長 國家食物與營養咨詢委員會主任

  由中央文獻出版社、新華出版社聯合出版的《姜春云調研文集》,與讀者見面了。文集之二--農業農村農民卷,尤其為我們農業戰線的干部和群眾所關注、熱議和好評。我作為長期從事農業農村工作的干部,翻閱以相關主題內容為類別組合的篇目、由調查報告、文章、講話和研究成果結集的文稿,深感字里行間透露的無一不是春云同志對中國農業農村農民的深情、摯愛,對實踐-認識-再實踐-再認識的執著追求,對農業農村發展規律的不懈探索、思考,使人感受尤為親切、深刻。

  上個世紀90年代中期(1995-1998年),我國農業實現了一次跨越式發展,糧、棉、油、林、牧、漁、鄉鎮企業、村級經濟和農民收入得以全面、長足增長。據統計,1995年至1998年,我國糧、棉、油產量實現了歷史性的突破,分別由1994年的8902.02億斤、86.82億斤、397.92億斤,增加到1998年的10245.9億斤、90.02億斤、462.78億斤;農民人均純收入由1221元提高到2162元。尤其是糧食,連上了三個臺階,于1996年提前4年實現了中央確定的到2000年糧食總產量達到1萬億斤的目標。農業的創記錄發展,對于破解通脹、穩定社會、支持工業快速持續增長,做出了重大貢獻,并為世紀末開始的退耕還林還草、修復生態、改善環境以及西部大開發奠定了良好基礎。

  這一階段我國農業的突破性發展,歸功于黨中央、國務院的正確決策,歸功于廣大農村工作者和億萬農民的創造性勞動。作為中央分管農業農村工作的姜春云同志,參與了中央關于解決“三農”問題的重大決策,并做了扎實有效的組織實施工作。《農業農村農民卷》收入的147篇文稿,正是這一階段我國農業農村發展進程的真實記錄和經驗的科學總結,集中回答了為什么我國農業會實現跨越式發展,其要害就是不斷探索、創新提高農業綜合生產能力的途徑和路子,并付諸于實踐。可以說,農業增產農民增收農村致富,是農業綜合生產能力全面提升的結果。這主要體現在以下六條基本經驗和做法。

  一、在市場經濟條件下更加強調農業的基礎地位,真正把農業放到經濟工作的首位。針對上個世紀90年代初期發展市場經濟出現的某些“重工輕農”,以致農業弱化、停滯不前、出現萎縮的苗頭和傾向,經過調查研究,黨中央明確提出并實施強化農業的戰略舉措,包括進一步確立“農業是國民經濟的基礎”,強調“把農業放在經濟工作首位”、“優先發展農業”、“一把手負責”,實行糧棉肥地區平衡和省長負責制等。并以此戰略、方針、原則,統一各級黨政領導層的思想和行動,把思想認識、領導力量、農業投入、科技興農和扶持措施等落到實處,促使農業很快扭轉了連續4年的徘徊局面。自1995年,全國糧棉油等大宗農產品連年大幅度增長,實現了供求平衡,并有結余。調研文集強調,把農業放在經濟工作首位,決不是主觀隨意的決定,而是由農業的基礎地位和其弱質產業特點決定的。歷史和現實都表明,解決好十幾億人的吃飯問題,始終是治國安邦的頭等大事。只有堅持農業基礎地位不動搖,不斷發展農業生產力,實現農產品持續穩定增長,才能適應國家工業化和城鄉人民生活改善的需求,為經濟又好又快發展和社會穩定提供可靠保障。這是一條必須長期堅持的戰略方針。

  二、解決“一高”、“一低”、“一重”問題,有效調動、保護、發揮農民的積極性。1991-1994年,我國糧食生產進入徘徊期,糧食供給短缺,糧價上漲幅度大,推動1992-1995年4年物價總水平分別上漲6.4%、14.7%、24.1%和17.1%。造成這種局面的主要原因是農資價格高、定購糧價格低、農民負擔重(一高、一低、一重),導致農業比較效益低,農民種地的積極性受挫。通過調查研究,中央果斷采取措施:(一)調控降低化肥等農資價格。農資價格水平總體下降,使全國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和農民個體的生產費用支出,由1995年占37.58%回落到1996年的16.8%。(二)適當提高糧食定購價格。從1996年新糧上市起,小麥、稻谷、玉米、大豆定購平均價格每市斤提高0.15元,并允許地方在此基礎上上浮10%,大體上每斤提價0.22元。(三)狠抓了減輕農民負擔的工作。各項惠農政策措施的落實,有效調動、激發了億萬農民的生產積極性,從而使全國糧棉油等大宗農產品生產連年大豐收。文集“三農卷”對此作了清晰的記述和生動的概括。實踐證明,深化改革、保護農民切身利益、解決農民關注的焦點問題,充分調動農民的積極性,是提高農業綜合生產能力、實現農業持續發展的根本保證。

  三、堅持把科學技術作為第一生產力,融入農業生產全過程。據測算,20世紀90年代中期,我國農業科技貢獻率每年都以一個百分點的速度遞增,到1998年,科技對農業增長的貢獻率達到42%。這一時期提高農業增長科技含量的主要對策:(一)種子工程實施有大的突破。全國縣以上的國有種子公司發展近1000個、各級種畜禽場1700多個,基本形成了上下聯結、橫向貫通的良種繁育、供應和推廣體系。1998年,全國玉米、小麥、水稻、棉花四大作物種子統供面積達到10.35億畝,占種植面積的75.1%,包衣面積3億畝,占統一供種面積的29%。(二)農業科技成果推廣應用有大的突破。以“豐收計劃”實施為例,這一時期全國共推廣以農業部“九五”重點推廣的十大技術為主的適用農業技術257類,新增農業產值700多億元;培訓各級各類科技人員100萬次、農民4億人次。(三)農業科研攻關有大的突破。到1998年9月,“九五”主要農作物良種選育及產業化技術研究開發項目,通過鑒定成果176項,其中利用生物技術培育主要農作物新品種22個,示范推廣面積累計達4300萬畝。尤其是雜交水稻、雜交玉米、優質油菜的育種技術和產量,達到國際先進水平。(四)農科教結合有大的突破。1998年,全國約90%的鄉鎮和54%的行政村舉辦了農民技術培訓學校,初步形成了縣鄉村農村成人教育培訓網絡。以農業技術推廣為主體的社會化服務體系得到恢復和發展。1998年全國共有農技推廣機構5.9 萬個、農技推廣人員39萬人。農技站、獸醫站、農機站等基層專業技術服務組織,為農業連年增產增收發揮了很重要的作用。

  四、推進農業產業化經營,加快傳統農業向現代農業轉變。我國農村實行家庭承包經營之后,農民的積極性空前高漲,農業生產快速發展。但一家一戶的小規模分散經營,遇到了進入國內市場大市場難、采用現代先進技術難、農產品比較效益低和自然災害、市場風險大等種種困擾。在實踐中,農村基層干部群眾創造了農工商、貿工農一體的經營模式,即“ 龍”型產業化實體。這種實體,堅持以市場導向、以效益為中心,在穩定家庭承包經營的前提下,由“龍頭”企業聯結帶動千家萬戶,形成各具特色的生產專業化、經營規模化、管理規范化、服務社會化、產加銷一體化的產業鏈和產業群,顯示了強大的生命力和增產增值增效的優越性,有效解放和發展了農業生產力。這種經營模式,起始于上世紀80年代中期,由山東諸城縣試驗成功后,逐步擴展至全國各地。90年代中期加大了推行力度,加快了發展進程。據有關部門對全國28個省區市的統計,至1998年底,有各種利益連接機制的農業產業化經營組織為30344個,聯結農民3900多萬戶,實現總產值4902億元,利稅476億元,戶均收入增加800多元; 同時“龍頭”企業還帶動全國1/4的農戶實現了不同程度增產增收。事實表明,凡是實行了產業化經營的區域和單位,都有效破解了農戶進入國內外大市場的難題,增強了農產品的市場競爭力;有效推進了農業技術進步,生產、加工、儲藏等環節的科技含量明顯提高;通過農產品的加工轉化和運銷,變低值的一產為高值的二產、三產,實現了多次增值增效增利,既增加了農民收入,又富了地方財政;多種產業群體的聚集,又加快了農村城鎮化進程。實踐證明,推行農業產業化經營,是加快傳統農業向現代化農業轉變的必由之路,也是推進城鄉一體化、縮小工農差別的現實途徑。有關產業化經營的發展軌跡、巨大貢獻及其基本經驗、做法,在文集“三農”卷中有詳盡的論述和概括。

  五、大搞農業綜合開發,積極挖掘中低產田的增產增效潛力。我國有20億畝耕地,三分之二是中低產田。而水肥土條件差又是大部分中低田產出低而不穩的主要原因。中低產田實際上是巨大的潛在“糧庫”、“油庫”、“肉庫”。一旦水肥土等條件改善了,則會升級為高產高效田。我國農業綜合開發起始于1988年。當時國務院決定,在全國范圍內實施大規模的農業綜合開發。農業綜合開發以改造中低產田為重點,適當開墾宜農荒地,以增加糧棉油肉糖等主要農產品的綜合生產能力為目標,同時積極發展多種經營及龍頭項目。90年代中期,全國加大了農業綜合開發力度,大幅度增加投入,擴大開發范圍。到1998年,農業綜全開發擴展到全國1336各縣(區、市)和205個國有農(牧)場(不包括已經中止開發項目的農牧場),累計投入資金總量701億元,共改造中低產田2.52億畝,改良草場2173萬畝。項目區基本建成了“田成方、林成網、渠相連、路相通、旱能灌、澇能排”的高產穩產農田。11年間,通過農業綜合開發累計新增糧食生產能力954.4億斤,棉花22.23億斤,油料47.06億斤,其中糧食增產部分約占同期全國糧食增產總量的40%。項目區農民人均年純收入也比非項目區高260元,有的達500元以上。這為實現我國農業跨越式發展,做出了重大貢獻。

  六、大搞農田水利基本建設,為提升農業綜合生產能力和可持續發展奠定基礎。由于所處的區位、地形地貌和氣候等因素,我國是一個自然災害多發國家。頻繁的旱澇、季風及水土流失等對農業的危害極大。興修水利、防災減災,是我國的優良傳統。新中國成立以來,黨和政府一直重視發動組織農民大搞農田水利基本建設,并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。為了有效地改變農業生產條件,上個世紀90年代中期國家和農民加大了農田水利基本建設的投入力度。到1998年,國家對農業基本建設投資增加到620.64億元,是1995年的2.8倍。同時,廣大農民積極投工投勞,每年冬春農閑季節都有上億勞動力在各自的所在地興修水利、植樹造林、改良土壤、建設高產穩產田。這幾年的農田水利基本建設,堅持大中小并舉、防澇抗旱并舉、工程措施與生物措施并舉,在抓大江大河大湖治理的同時,大搞多搞小微型農田水利工程,包括小流域治理、坡地改梯田、平整土地、種樹種草,修建小水庫、小塘壩、小水池、小欄閘、小水電,規模一年比一年大,成效一年比一年好。到1998年,全國共新建各類水庫200多座,堤防8.6萬公里,萬畝以上灌區330處,新增有效灌溉面積6000多萬畝,新增除澇面積4800萬畝,治理鹽堿地2220萬畝,治理水土流失31.8萬平方公里,解決了1.6億農村人口的飲水困難。農業生產生態條件的改善,顯著提高了農業綜合生產能力,既保障了農業連年豐收,又為農業乃至整個國民經濟的持續發展提供了堅實的支撐。

  回眸上個世紀90年代中期我國農業的跨越式發展,有許多經驗值得總結,而最根本的是緊緊抓住了提升農業綜合生產能力這個要害,從上述六個方面做了扎實有效的工作。這些在實踐中得到驗證并取得功效的舉措,不僅對當時農業和農村經濟的發展起到決定性作用,對當前和今后農業農村的發展也有借鑒意義。翻閱文集“三農”卷,深感文稿內涵豐厚、立意高深、觀點鮮明、文字樸實,是寓實踐性、理論性、前瞻性、創新性和知識性于一體的綜合研究成果。


江苏快三-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