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普知識

“治未病”對減少醫療費用的意義

  • 文章來源: | 
  • 作者: | 
  • 發布時間:2013-04-23 | 
  • 點擊數: 次 | 
  •     

陸征麗,魏大鵬
(天津科技大學 天津市食物與營養咨詢指導委員會,天津 300222)

摘 要:“治未病”與現代醫學的“預防”有相似之處也有很大的區別。現代醫學的“預防”,多針對某一明確的疾病和致病因素,實質是“防患于已然”;“治未病”則強調如何提高人在自然環境中的生存能力和生存質量,實質是“防患于未然”。少得病,少吃藥,發生醫療費用的時間后移,對個體而言,就是減少醫療費用的最為有效的方法;對國家而言,就是資金的節省和可持續發展的資源儲備。
關鍵詞:治未病;醫療負擔;醫療費用

“治未病”始見于《黃帝內經》,是在以“上古之人,春秋皆度百歲,而動作不衰”與“今世之人,年半百而動作皆衰”比較的基礎上,總結出古人長壽的奧秘在于“飲食起居有常,不忘勞作”,所以“能形與神俱,而盡終其天年,度百歲乃去”(《素問·上古天真論》)。而養生延年,不得病的根本在于遵循陰陽四時,“陰陽四時者,萬物之終始也,生死之本也,逆之則害生,從之則苛疾不起”(《素問·四氣調神大論》),即為養生之道。故而提出“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,不治已亂治未亂”,原因是“病已成而后藥之,亂已成而后治之,譬猶渴而穿井,斗而鑄錐,不亦晚乎”。“治未病”的實質是提高人在自然環境中的生存能力和生存質量。
1 “治未病”與現代醫學“預防”的比較
“治未病”與現代醫學的“預防”有相似之處也有很大的區別,相似在于預防疾病,區別在于對象、目的、方法等方面(表1)。
表1 現代醫學的“預防”與“治未病”的區別
現代醫學的“預防” “治未病”
對象 具體某病 健康人體
途經 找出致病原因 認識人與自然之間的互通關系
分析 將不同病因與病癥分開認定 認識自然界不同的氣候變化對人體的影響
目的 對某病預防 提高人的生存能力與質量
措施 定量飲食與運動;器械檢查與藥品 順應時節調整生活起居、運動與飲食
適應范圍 適用于病因明確的疾病與急性傳染性疾病 適用于各種慢性病與傳染性疾病
性質 防患于已然 防患于未然
成本 成本高 成本低
現代醫學的預防多針對某一明確的疾病和致病因素來預防。分為3個級別:第一級為病因預防,比如以控制或降低膽固醇的升高來防止冠心病的發生、以控制體重來防止糖尿病的發生等;第二級為“三早預防”,即早發現,早診斷,早治療;第三級為對癥治療,防止殘傷與康復。由于第三級預防,屬于對疾病的治療范疇,本文暫不討論。
就第一級的病因預防而言,比如血清膽固醇高是冠心病(CHD)的危險因素,預防首先需要通過化驗確定血清膽固醇是否高。高則采取預防措施,不高則被視為無危險性。也就是如果經過化驗檢查表明有問題,個體則會采取一系列的預防措施。通常的辦法是選用針對性的藥物或營養保健品,對某種食物的攝入進行限量控制,同時采取定量的運動等。如果化驗沒有顯示異常,防御措施就有可能被忽略,即使個體明顯地感覺有疲勞、失眠等癥狀,也會由于檢驗報告的正常而放棄預防。現實生活中就存在著膽固醇不高卻患有冠心病,體重正常的人也患有糖尿病的現象。因此,第一級的病因預防很難有明顯的實效性。只能到二級預防時,才有可能被“早發現”,但此時的個體卻早已處在“病已成”的階段。這意味著個體已進入病患者的行列,后面一系列的預防措施,包括進一步檢查、確診、吃藥,外加飲食控制和運動,實際都處于治療狀態。顯然第二級的“三早預防”,不是防忠于未然,而是“防患于已然”,但是,它卻有很強的時效性,體現了現代醫學的“預防”意義,已經成為我國預防疾病的標志性措施。我國城市國有企事業單進行每年一次的“體檢”,充分表明了這一點。或許這正是導致國家將有限的經費大量投資于治療的根本原因之一。
“治未病”所針對的則是健康人體本身。也包含3層意思:未病先防,既病防變和病后防復。后兩者,本文不作討論。未病先防是指人體在沒有發生疾病(各項化驗正常)的健康或亞健康狀態下,預先采取的養生保健措施,其目的在于固護正氣。中醫養生學認為,人之所以能夠抵御外邪而不生病,是因為正氣固,“雖有賊邪,弗能害也”(《素問·生氣通天論》),固正氣的方法是順應四時氣候變化的自然之道,養人體的自然之性,比如,春季,“天地俱生,萬物以榮”,具有生發之氣。氣溫轉暖,寒氣消散,人則應“夜臥早起,廣步于庭”。如果逆春發之意而行,則會傷及肝,因為肝屬木,通于春氣,也具有生發的性質,喜條達。因此,人在選擇運動時,應以舒展、緩慢、暢達的運動項目為宜,以順應肝之性;情志方面應注意制怒,因為怒則傷肝;飲食方面,以辛甘發散為上品,以應春氣。諸如此類的分析,四季(下季包括長夏)皆有不同的時節特性,其氣分別通與相應的臟腑,對起居、運動、情志、飲食皆有明確的論述,同時也闡明了逆其道而行將發生的諸種疾病。
通過比較,所引發的幾點思考:(1)什么是預防疾病的最佳時期?回答應該是健康時期,因為這是延緩疾病發生的最佳時期。(2)為什么人們依賴于“早期發現”,而忽略“治未病”?這是因為,第一,由于現代醫學的治療手段集中于人體有所感覺的病痛,科學的檢驗方法不斷在揭示病因致病的直觀性,有很強的說服力,使人們在恍然大悟間,盲目相信與依賴所有的數據,以至于忽略了最根本的道理——“治未病”;第二,“治未病”實際強調的是一種生命質量和生活品質,是融在起居飲食中的點滴,只有對此有所感悟的人才可能持之以恒。遺憾的是“治未病”的思想逐漸被國人忽視,其深刻的內涵則更是因為古文的艱澀而被眾人放棄。只有當人們掙扎在“防患于已然”的痛苦中時,才意識到“治未病”的意義。
2 “治未病”對降低醫療費用的意義
“治未病”對于減少醫療費用是具有積極作用的,尤其對于低收入地區無力承擔醫療費用的廣大國民的疾病預防,更具實際意義。20世紀90年代中后期,我國衛生總費用年增長率達到12%~18%,而同期GDP增長的速度則為8%左右。在醫療費用增長的過程中,藥費的增長特別突出,平均比重達到60%~80%[2]。醫療費用的快速增長給國家和個人造成很大負擔。從國家衛生部統計信息中心正式公布的《第三次國家衛生服務調查分析報告》中可以看出,我國城鄉居民患病人數高達50億人次,近一半人未能就診(表2)。在所調查的患病人員中,21.8%的人認為自己患病不嚴重,51.3%的患病者認為一般,24.1%的患病者認為嚴重,2.8%是說不好。
表2 我國城鄉居民患病及診治變化情況
項目 1993年 1998年 2003年
總人口 11.85 12.48 12.92
患病人次數(億人) 42.9 47.9 50
年患病比例次數(次/人) 3.62 3.84 3.86
未就診人次數(億次) 23.5
未治療人次數(億次) 6.3
資料來源:衛生統計信息中心主編.第三次國家衛生服務調查分析報告.中國統計摘要,2004:38.
2003年全國未就診人次為23.5億次,相當于患病總人次的47%,這些患者生病既不上醫院,也不去看醫生;未治療人次為6.3億人次,占患病總人次的12.6%;城鄉患病者未采取治療的比例高達10%~14%。未治療患者中約有38%是由于經濟困難而未治療;70%的應該住院而未住院的患者也是由于經濟困難;在城市低收入人群中約有41%的人應住院而未住院[2]。
從群體層面而言,減緩醫療負擔與國家投入,與政府干預以及相應的政策與制度有關;從個體角度而言,則與個體防病意識、防病行為有關。個體素質決定了群體水平,對防病能力強的民眾與對防病能力弱的民眾,國家所投入的重點與力度自然不會相同。盡管人人懂得保健與健康的重要性,但是在當今信奉科學的民眾心里,沒有科學的證實似乎就沒有說服力。
美國密西根大學健康管理研究中心曾經對某企業員工從2001~2004年所支出的醫療費用做了調查研究[6]。研究將員工分成無患病人群、少患病人群和嚴重患病人群,同時將3組人群分別劃分為治療前的防御、治療與治療后護理3個階段加以分析(表3)。結果發現,嚴重病患人群在防御階段的醫療費用支出平均每季度在1000~3000美元,少患病人群每季度支出低于1000美元,無患病人群的支出基本接近于零;治療階段的醫療費用支出,嚴重患病人群每季度在3000美元以上,最高可達到9000美元,普通患病人群每季度最高支出為1000美元,無患病人群此項支出基本接近零;疾病后護理階段,嚴重病患人群每季度需支出2000~8000美元,少患病人群的支出低于1000美元,無患病人群則沒有此項支出。可見,員工額外的醫療費用支出是由于高患病危險所致;一般的醫療費用支出是伴隨患病危險性和年齡的增長而產生;健康投資(促進)能夠有效降低醫療費用支出;在治療前防御階段進行健康投資是有效降低醫療費用的最佳時段。
表3 美國某企業不同人群每季度醫藥費用支出
分組 預防階段 治療階段 康復階段
無患病人群 基本無花費 基本無花費基 基本無花費
少患病人群 高患病人群 1000~3000美元 3000~9000美元 2000~3000美元
資料來源:Health Management As a Serious Business Strategy
密西根大學的研究得出2點啟示:(1)提高個體健康素質,可降低群體患病的危險性;(2)對防病階段進行投資是低成本高效益的投資。即使是成本相對較高的“三早預防”,也是有效降低疾病的危害和經濟損失的重要措施。慢性病的“病例管理”是WHO提倡的提高治療效果、降低醫療成本的有效途徑。例如,對于結核病人免費投藥(或稱監督下服藥)的干預項目證明,治療一例結核病人只需約800元的成本,遠遠低于住院治療2000~5000元的治療成本,其成本效益比值也可高達60[4]。
改革開放以來,我國在疾病預防方面的投入大大低于醫療方面的投入。據統計,從1979年到1998年這20年間,全國預防保健機構增加了16.8%,而同期醫療機構的增長幅度為77.6%,高于預防保健機構增長幅度50多個百分點[5]。醫療機構數量過快增長,資源利用不足、效率不高,醫藥費增長過快等一系列矛盾明顯暴露。在衛生總費用支出中,個人衛生支出的比重高達60%,農村衛生總費用中個人衛生支出的比重高達9 0%;全國有醫療保險的人口不足30%,農村人口中有醫療保險的人口約為10%,全國絕大多數人面臨著疾病帶來的經濟風險[7]。近10年來非傳染性慢性疾病發生率逐年上升,給國家造成了不堪重負的醫療費用負擔和難以避免的經濟損失。
3 展望
提高國民“治未病”的感悟意識是降低醫療費用的關鍵,只有提高國人對“治未病”的感悟意識,才會有具體的行動。而提高感悟意識的重點則在于行之有效的教育與學習。對國人進行“治未病”的教育,為國人創造學習“治未病”的條件與環境,是一項非常必要的投資,應該被納入政府預防疾病的投資范圍之內。同時,將“治未病”的教育形成一個有效的機制,以推動教育與學習的廣泛流傳與持久發展,真正將“治未病”的思想與行動植入這一代人和下一代人的內心,世代相傳,使之成為國民的生活準則與培養習慣的目標,提高整體人群的健康。對個體而言,在人的一生中,少得病,少吃藥,發生醫療費用的時間后移,就是減少醫療費用的最為有效的方法;對國家而言,是資金的節省和可持續發展的資源儲備。◇

參考文獻
[1](唐)王冰次注,(宋)林億校正.虞舜點校《黃帝內經》,南京:江蘇科學技術出版社,2008.
[2]胡光宇,李蔚東編著.新健康革命.北京:清華大學出版社,2006.
[3]衛生統計信息中心主編.第三次國家衛生服務調查分析報告.中國統計摘要.2004:38.
[4]石光,劉秀穎.投資于健康的理論與策略.衛生經濟研究.2003:1.
[5]蘇華.對我國公共衛生體制的深層次反思.http://active.chinainfo.gov.cn:808/zyy3/ViewInfoText.jsp?infoid=78926&COLUMNID=04.
[6]Health Management As a Serious Business Strategy.http://www.health.ri.gov/chic/worksite/edingtonwellnesspresentation112006.ppt.
[7]衛生部衛生經濟研究所.中國政府衛生支農資金的使用與管理.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分課題報告.
作者簡介:陸征麗(1961~ ),女,天津市人,在讀博士研究生,從事營養與健康管理研究。


江苏快三-首页